Saturday, August 3, 2013

Liberty’s lost decade


美国安全系统的关键在于秘密法院,它解释了法律赋予政府的权力并向权力机关签发授权令。但美国民众并不知道秘密法院经手的案例,所以也无法挑战其裁决。理论上说,若参议院对秘密法院的判决或对NSA的行为有异议,它可以修改法律。但是知晓秘密的政治家们不能公开讨论他们的异议,故官员们在国会听证会上撒谎也就无所忌惮。除非公开面对公众的挑战,否则秘密法院有沦为行政分支附属的危险;或许它现在已经是了。由于斯诺登事件,这个卡夫卡式的系统正经受公众的审视。所有情报机构都对个人自由有负面影响;但同时,美国也颇为成功的完成了其情报搜集的目的——阻止恐怖袭击。但每个民主政体都应控制这种负面影响,同时也应管理好其间谍人员。在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中,最应透彻理解情报搜集与个人自由之矛盾的便是美国。美国宪法是基于如下信条的——任何当权者皆有可能犯错。如今曼宁先生正在等待法庭的判决,美国要忆起这一信条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