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4, 2013

Seabiscuit-奔腾年代


一年多以前就在郭凯的博客上读到了关于这部电影和小说的介绍,一直没在网上找到清晰的版本。今天周六,有足够的时间看电影,终于找到了清晰版。当看动作电影看烦的时候,那就就看看这类经典电影,能够让我们静下心来。 


 We never know how high we are 
- Emily Dickinson - 
   
  We never know how high we are 
  Till we are asked to rise 
  And then if we are true to plan 
  Our statures touch the skies -- 
   
  The Heroism we recite 
  Would be a normal thing 
  Did not ourselves the Cubits warp 
  For fear to be a King -- 
   
  我們不知道自己多高 
  直到有人叫我們起身 
  要是我們認真計劃 
  我們將會矗立通天 
   
  所吟詠的英雄氣概 
  將成為家常便飯 
  絕不可裹足不前 
  害怕功成名就

Sunday, August 11, 2013

中国环境治理的速度够快吗?


中国本身在气候变化面前也很脆弱:中国有更多的民众住在海平面以下,所以较之其它国家,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威胁要更大。因此,中国领导人也知道要提出更有效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方案。中国政府对此做出了承诺,现在应该正在研究对策。如果西方国家做出榜样,中国更有可能会采取相应的减排行动。尽管达成全球性减排协议的努力失败了,西方国家仍需要继续做出榜样。事实上,中国和美国通过双边谈判,在减排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于世界而言,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其实也有利好的一面,它不能逃避其应付的责任。不似世界其它国家(美国除外),中国的国家政策有着全球性的影响。如果中国持续向大气中排放温室气体,中国人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都要承受它所带来的后果。另一方面,如果中国想为防止全球变化做些什么,它就必须要减排,世界各国人民都会受益。
==========================================
插一句,我觉得Economist有点高估中国承担责任的意愿了。为了保经济发展、维持政权,他们什么都会做。

Saturday, August 3, 2013

Liberty’s lost decade


美国安全系统的关键在于秘密法院,它解释了法律赋予政府的权力并向权力机关签发授权令。但美国民众并不知道秘密法院经手的案例,所以也无法挑战其裁决。理论上说,若参议院对秘密法院的判决或对NSA的行为有异议,它可以修改法律。但是知晓秘密的政治家们不能公开讨论他们的异议,故官员们在国会听证会上撒谎也就无所忌惮。除非公开面对公众的挑战,否则秘密法院有沦为行政分支附属的危险;或许它现在已经是了。由于斯诺登事件,这个卡夫卡式的系统正经受公众的审视。所有情报机构都对个人自由有负面影响;但同时,美国也颇为成功的完成了其情报搜集的目的——阻止恐怖袭击。但每个民主政体都应控制这种负面影响,同时也应管理好其间谍人员。在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中,最应透彻理解情报搜集与个人自由之矛盾的便是美国。美国宪法是基于如下信条的——任何当权者皆有可能犯错。如今曼宁先生正在等待法庭的判决,美国要忆起这一信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