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5, 2011

大爱Peter Hessler

在北京的时候看《读库》,知道了这位中文名叫何伟的美国人,深深的喜欢他平和、幽默的文风,仿佛有股魔力。后来,后来呢,后来也没时间读他的书,虽然当时也下载到了“江城”和“甲骨文”两本书的英文原版。最近这一段时间非常忙,不过再次看到兰晓欢他们在twitter上一再提到Hessler的新书《country driving》,于是再次勾起我阅读何伟著作时的那些快乐时光的回忆。于是,本打算忙完这段时间再入这本书,结果没忍住就跑到amazon上把书买了回来。连续三个晚上,捧起kindle读这本书,我就再不想放下,何伟式文风熟悉的很啊,很爽。先不多写了,以后慢慢记。

Friday, February 4, 2011

Thursday, February 3, 2011

第一场暴风雪

原来周一周二的暴风雪是一场全国性的winter storm啊,看来过境我们这儿时还不算太糟,虽然winchill也零下三十度了。因为Chicago情况最糟,积雪50来厘米,而且狂风大作,比这里厉害多了。这场暴风雪影响了30多个州,包括central plain和东部各州,受影响区域绵延2000miles,真壮观啊。嗯,不错不错,来美第一个冬天没有错过暴风雪,之前我还老感慨这个冬天不给力呢。我怎么这么奇怪,老是喜欢有暴风雪的冬天呢?

http://www.nytimes.com/slideshow/2011/02/02/us/STORM.html?ref=us
http://www.bbc.co.uk/news/world-us-canada-12339494

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除夕

此刻正是中国农历的除夕夜,地球这一端,却是寒风刺骨的零下29度的早晨。我知道,即使我在家里过年,此刻不过是与家人一起看个春节晚会。父母会早早的睡下,我也只是在等一个并不高明的小品。然后,就是睡觉,大年初一早晨挣扎起床。然后就是出去拜年(这个传统似乎只是因为它在那里,就一直保存下来了,我并未体会到它有多温情),然后人们散去,打扑克、打麻将。我没有什么地方去,就回家里上网看书。过去几年春节就是这么过的,一点也不令我激动。

我怀念的是,与家人的团聚。我希望我能给侄子、侄女压岁钱。与家人在除夕夜团聚,就是过年的最大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