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1, 2011

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

1小时15次,每天300次,共播28天,计8400次。先不说宣传片拍的好坏,每4分钟就来一次,这是什么感觉?呵呵,再美的东西你按这个频率来的话,也得让人反胃吧。不知道时报广场有没有在固定位置摆小摊的,要是有的话,肯定得被烦死了。

CCTV4播出了有关该宣传片的新闻,采访了两个路人。呵呵,有意思啊。路人甲显然没看懂这片子什么意思。路人乙,那简单就是在批评了嘛,难道央视听不出来么?人家说“要是哥来弄的话,哥会添加一些背景信息,向人们介绍这些家伙们是谁。”听明白么,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宣传片里的人是谁!

想想也是,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宣传片吧,就是个大PPT嘛。而且美国人哪里知道这些人是谁啊?别说美国人了,我都不认识几个。把这些人的照片往这里一摆,这就叫宣传片了?呵呵。可惜啊可惜。倒是前段时间美国议院竞选时流行的那个反华宣传片更有点意思。

Saturday, January 8, 2011

数字美国

美国人口调查局发布了2011年美国统计概要,里边有些信息非常有意思。纽约时报做了一张cartoon,展示了一些有趣的统计信息。


上面这张图里我比较感兴趣的一条信息就是:地球科学领域里白人博士生的比例最高88%,哈哈,这也许是件好事,也许这意味着这个领域内博士生还没有供大于求,也许,只是也许......

我看了另外的一些统计信息,比较关心的有以下两个:
1、2009年美国人均收入(Personal income per capita)为39,138美元,人均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personal income per capita )为35,553美元;
2、2010年美国公立大学正教授的平均薪水为105,700美元,私立大学正教授为128,700美元。

Monday, January 3, 2011

希米,希米

这是史铁生写给妻子希米的诗作。我以前读史铁生书的时候,就常常想,和他相依为命的除了母亲和妹妹之外的女人,是谁呢?他们的爱情是怎样一番故事呢?这一部分是出于无聊的好奇心,一部分是出于对他笔下爱情的向往。

史铁生在随笔《重病之时》中写道:妻子没日没夜地守护着我,任何时候睁开眼,都见她在我身旁,我看她,也像那群孩子中的一个。我说:“这一回,恐怕真是要结束了。”她说:“不会。”我真的活过来。太阳重又真实。昼夜更迭,重又确凿。我把梦里的情景告诉妻子,她反倒脆弱起来,待我把那支歌唱给她听,她已是泪眼涟涟。

希米,希米
我怕我是走错了地方
谁想却碰上了你!
你看那村庄凋敝
旷野无人、河流污浊
城里天天在上演喜剧。

希米,希米
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谁跟你说我在这里?
你听那脚步零乱
呼吸急促、歌喉沙哑
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

希米,希米
见你就像见到家乡
所有神情我都熟悉。
看你笑容灿烂
高山平原、风里雨里
还是咱家乡的容仪。

希米,希米
你这顺水漂来的孩子
你这随风传来的欣喜。
听那天地之极
大水浑然、灵行其上
你我就曾在那儿分离。

希米,希米
那回我启程太过匆忙
独自走进这陌生之乡。
看这山惊水险
心也空荒,梦也凄惶
夜之望眼直到白昼茫茫。

希米,希米
你来了黑夜才听懂期待
你来了白昼才看破樊篱。
听那光阴恒久
在也无终,行也无极
陌路之魂皆可以爱相期?

史铁生的文字一贯的温和却又有力,凝重却又举重若轻(笔下羞涩,难以表达)。作为读者,能感慨的只有,他笔下的文字带着感情,如流水般涌进我们的心里,带给我们勇气与力量。今天下午在办公室,下载了一些他部分书籍文章的音频,主要是《病隙随笔》和《好运设计》《我二十一岁那年》《合欢树》等,这些书和文章以前都买过读过。不过,在美国自然找不到中文书了,就听音频吧。

史铁生离去了,真的还是不愿意相信。他这一生真是过了一个examined life。2002年华语传媒文学大奖杰出成就奖颁给了他,颁奖词里有一部分是这样写的,我觉得很好: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同构在了一起,在自己的”写作之夜“,史铁生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他体验到的是生命的苦难,表达出的却是存在的明朗和欢乐,他睿智的言辞,照亮的反而是我们日益幽暗的心。

Sunday, January 2, 2011

《我与地坛》最佳音频版

点击这里收听。

昨天搜索了一下,几个读的比较好的却都只有其中最令人动容的关于母亲的一段。有一个完整版的,可声音给人的感觉不算很好,也还可以听。静雅思听的版本,声音挺好,不过听不出感情。当然,这可能只是因为我发现了东东枪专门制作的一个朗读版本之后的偏见。东东枪的声音,配乐都很好;要是再少一点点曲艺味就更完美,但或许这正是东东枪的特点。

《我与地坛》这篇文章当初高中的时候读到,一下子就被击中了。写母爱的那些段落每每读之,都会感动流泪。早自习的时候,我特别喜欢读这篇文章,甚至背诵其中的段落。我喜欢那种读着读着就会有感动袭来的异样感觉。《我与地坛》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感情、人生的感悟,对当初十六七岁的我有着非常非常大的影响。就在那时去新华书店里找到了他的《病隙随笔》,他的书丰富了我当初贫瘠的精神世界。当然,如今也许还是荒草一片。

地坛里玩耍的那个孩子,他回去了。史铁生老师一路走好,他可以和母亲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