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非诚勿扰2》观感

《非2》虽然拍的不着四六,但活人追悼会这场戏还很有些意思,一通人生感慨也不能算是无病呻吟,虽然“香山”那货莫名其妙的就暴发了,然后再诡异的韩剧了、绝症了。至于冯导的说教,去他妈的。据人说,孙红雷这哥延续了其在《梅兰芳》中的抢戏风格,果真这场戏里光芒四射,葛大爷都阴影了。


不论冯小刚这货有多不学无术,朔爷的剧本里离婚与追悼会这两场戏,总算让电影有了亮点。那首活佛大爷的小情诗,可真是能打动不少的心吧?被打动当然不是因为剧情,而是因为诗,因为诗里坚定的爱人。一切美好的事物,总能引起共鸣的。


至于冯导这部电影,亲们,我想说的是,既然已经不幸的想看这电影了,若不看盗版简直就对不起自己啊。


========附诗========
见与不见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update==============

据说,这首诗不是活佛同学写的,是当代诗人扎西拉姆多多的作品;又据说,这首诗甚至不是情诗。但读起来还真像情诗来着,挺好的一首情诗嘛。

Friday, December 24, 2010

Christmas Eve吐槽

从17号考试完之后,就一直宅在家里边。21号的时候赶了一个网页出来,也算是作业的一部分。之外,再无其它事儿了,一直就是宅在家里边,上网闲逛,看闲书。今天是传说中的Christmas Eve,上午去了一趟办公室。平时车流不断的Vine街上,竟然只看到四五辆车。系办公楼前的大停车场,只有两辆车!整个林肯空城一般,这次元,真是个不毛之地啊。

对假期出游兴趣不大,学地学的,野外跑多了,就对城市景观不大感冒,宁愿在家里宅着,静静的呆上六天。昨天兰大时认识的奇人马逍遥打电话过来,神聊了四十来分钟。我算是基本上也发现了,留学海外的学生呀,基本上都没有了在国内呼朋引伴时的威风。过一个人家的传统节日,除非几个中国学生一起聚个餐啥的,或者国际学生之间小聚一下(这种情况其实比较少见),基本上逢上节日,也就戚戚惨惨戚戚了。

想跟家里video chat一下,结果拉闸限电。年年都他妈的如此,亏的都是农村地区。有啥好说的呢,操德勒!今天又有人跟我讨论以后回国不回国的问题,我现在已经不争论了,谁爱回谁回,几年后的事情,现在讲了也没啥意思。哪里好,哪里不好,就真那么难以分辨么。要是拿爱国来说事儿,难道没听说过爱国这事儿最牛逼的单相思么。要是拿父母来说事儿,真孝顺的话,就努力学习工作,以后带他们出来。

Tuesday, December 14, 2010

final周

美国的博士真是难读,各种作业,各种presentation,各种seminar,再加上我五六年来的懒散坏习惯,那简直是火星撞地球,相当的火星四射,上火的火!周五快点来吧,我想要不紧张的假期。

Wednesday, December 8, 2010

Joe要离开了

这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有一次去Joe家里做客,我们聊起了以后工作的事情,他提到了下学期有可能会离开,转学到其它地方。不过当时是刚开学,他说到学期末再说,也许会慢慢喜欢上这里的生活,就不走了。我当时听了也没往心里去,算是知道了这件事儿,觉得他可能会最终离开,但又想着不会真离开吧。如今,明天他真的就要离开了,我很舍不得。

上周的某一天下午我回家,刚锁上办公室的门,在楼道里碰上Zac,打了招呼后他跟我说your office will lose someone。我听了一愣,就问他。他回答说Joe这个学期结束就离开了,难道你不知道么?当时真的是感到有些震惊,我之前很早就知道他有可能会走,但得知他真的要走的消息,不免有些失落。和Zac说了这几句话,结果把5点半的校车给误掉了,只得和晓光师兄步行回家,心情有些复杂,刚结交的好友真的要离开了。

第二天我并没有向Joe证实这个消息,一来不用证实,我知道他要走,这个消息肯定是真的;二来似乎觉得如果不去提起他要走这件事,仿佛道别的日子就不会来临。昨天早上Joe来办公室,我和Trisha都在,他跟我们说周四就要走了,在阿拉斯加找了一份工作,现在告诉我们是因为马上就要走了,需要告别一下。Trisha就很惊讶,问了好一些问题。我当时也就没那么震惊了,该来的总是会来。人生匆匆,聚散离合,大概这就是生活。我觉得很遗憾的就是,现在正是final周,比较忙,没有时间出来大喝一次。之前去酒吧都是Joe买单,他坚持不让我付。一个学期了,现在他要离开了,可我一直还没有请他在酒吧喝过一次啤酒。

按昨天我们约好的,今天下午我去他住处帮他抬一些东西,他一个人弄不好。事实上,他几乎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好了,只有一个沙发他一个人无法移动,所以喊了我。大概一个月之前他就决定要去阿拉斯加工作,感恩节他回家的时候把一些东西比如他的自行车拉回了家里。仔细想想,自从杨老师10月26号来访时起,我和Joe一起陪杨老师吃了晚饭,整个11月我们似乎都没有太多的交流。我有我的难题,于是也就忘了朋友,要是我知道他要离开,肯定要多出去坐坐啊。

只是帮他抬了个沙发,就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务,帮了他的忙,然后我们就一起吃饭。去餐厅的路上,吃饭的时候,有太多的话想说,但一时间似乎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于是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提到我们第一次去酒吧就喝醉了把别人的酒杯打碎的情景,我们俩都开怀大笑,真是美妙的回忆。我对他说在这里,除了导师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和别人去过酒吧。他也提起,除了和我hang out,他似乎周末也都是呆在家里。没想到他在这里过的不算开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在阿拉斯加的工作合同是半年,因为他还申请了海军的一个职位,如果体检通过,他会回到海军,work on a ship。在别的地方,他可能会感到happy,这就够了。

这二十多年来我交过几个好朋友,随着我离开家乡、离开兰州、离开北京,也只能与他们一一做别。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无论是多么的留恋与不舍,总是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可是,看着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心中总是充满了回忆与无奈。这一次,我尚未及离开,却又要和另一个好友离别。生活,有些时候真的有点让人无奈。

Sunday, December 5, 2010

桑奇哥真给力

美国各驻外使馆与华府之间高达25万份的机密电文被一个情报分析员提供给了wikileaks,于是,我们看到美国外交官员私下里对布朗啊、贝鲁斯科尼啊、默克尔啊、普京啊等人的评价。国与国之间外交礼仪的温情面纱被无情的扯了下来。是啊,不管是看到中共政治局党委们正襟危坐的会见外宾,还是看见奥巴马、布朗等西方领导人在媒体面前打官腔,都感觉到一股虚假扑面而来。这颗丢到国际社会的炸弹,现在被称为cable gate,电报门/电文门。



阿桑奇哥此前就战绩了得,领导一个团队对抗台面上彬彬有礼的政客,扯掉他们衣着光鲜的华丽面纱。今年早些时候就公布了美军在阿富汗杀死平民的视频,当时一位阿帕奇武装直升机飞行员继承了美军飞行员怒炸蛋炒饭、为民除害的优良传统,拍摄下了当时的视频,这些被杀死的平民里还有两伴记者。当时整个世界舆论大哗,美军颜面荡然无存、无地自容。任何掩盖真相的企图,在阿桑奇哥的wikileaks面前终究会途劳无功。这不禁让天朝的人产生无尽的联想啊,要是桑奇哥开办中国分舵该多好啊。让那些尘封已久的所谓密档,揭露出历史的真相,让被洗脑的民众重新认识历史。

再回头说说这个cable gate的发生,左拉整理了一个电报门前传,概括了过去一周以来整个世界面对桑奇哥披露真相时的惊慌失措,以及对他的围追堵截:“话说 #wikileads 的创始人阿桑奇因为与MM激情,因不戴套被被控告,瑞典检察官传唤质询结果找不着人,阿桑奇想在瑞典大使馆或英国的警务处总部跟检察视频对话,检察官不给面子,不能当面质询就让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他。 但这不是重点,重要是 美国使馆电报是美国情报分析员 Bradley Manning 提供给wikileaks的,结果已经被美国抓了,现在美国政府想阻止wikileaks发布这些美国使馆电报,先DDOS wikileaks的服务器,维基解密把网站搬到amazon的云服务器上抵抗拒绝服务攻击又被美国政府公关掉了,amazon说不租服务器给维基解密,然后为维基解密提供域名解析服务的EveryDNS.net 不敢为wikileaks.org 提供域名解析服务了,然后Paypal公司又冻结维基解密的钱,美国政府太强大了,公关能力很强,维基解密的阿桑奇也很强大,国际刑警通缉他,法国也不租服务器给他,可他面临如引强大的力量他仍然能组织自己的维基解密团队,不断的应对,建立无数的镜像服务器,继续和媒体一起不断公布维基解密拿到的美国使馆电文。当然,他为了不让世界各国的外交关系崩溃,不希望各国那么快相互撕破裤子和脸皮,他在公布电文的时候还是作了一些审查,把主要的人的名字替换为XXXXXXX。这就是电报门前传。”


桑奇哥面对跨国追捕,仍然顽强的存在着,现在wilileaks网站依然有镜像健在,拜英国所赐,苏格兰场尚未对他采取行动,他依然安全的呆在伦敦。不过可以想像,美国政府一定正在公关英国政府,迫使Tom贤侄拿下桑奇哥。至于英国佬到底给力不给力,就看这一回了。看到网上有人说,如果桑奇哥没公布与中国相关的电报,那没准中国反是最安全的地方呢。不用担心什么人权、通辑,中国政府肯定提供最好的设备、最安全的场所,让桑奇哥专门发布资料,揭开西方世界的真实面目,露出他们的丑陋嘴脸,这正是中国所希望看到的嘛。可惜桑奇哥已经披露了有关中国的内容,甚至已经指明政治局级别的高层与西方社会谈之色变的中国网络黑客攻击。

可这也正是桑奇哥牛逼的地方嘛,咱哪国政府也不屌,揭的也就是你们这些肮脏的黑幕。再回到与中国相关的电报上来,美国驻华便宜在给华府的电文中称,政治局级别的高官领导或批准了对google等公司的网络攻击。而周六的时候,各大媒体更是指名道姓,此高官就是李长春同学,同样企及的还有周永康和刘云山。猫了个咪的,全是中宣部及国安的大佬呀。给力,太给力了。到底是不是李长春呢?相信真相会随着更多电报的公布而慢慢浮出水面。

桑奇同学还能坚持多久呢?这真是一个不容乐观的问题。英国政府给力还好,若它迫于其它国家的压力,拿下桑奇,那也就没戏了。在卫报网站回答网友关于红旗还能打多久的提问时,桑奇说的好: History will win. The world will be elevated to a better place. Will we survive? That depends on you.

目前纽约时报,卫报,镜报,都展示出了独立性,想来言论自由不是盖的,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