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9, 2010

富人与民工

看到了黄章晋推荐《冰眼看日本》的文章,提到了NHK拍摄的《激流中国》,之前就听说过这部纪录片,但一直没有看。上完了课已是近两点钟,在办公室吃着中午领到的免费午餐,想着应该看点儿什么东西,于是在Youtube上点开了《激流中国》,先看了引子《富人与农民工》,只看了三分钟,就再也放不下,一直把这集看完。

NHK在这一集里讲述了两位富人和几位农民工的生活,画面反复穿插交替,富人的生活与穷人的谋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两种窘然不同的日常生活,两种天上地下的家居寓所,两种差距巨大的命运,这种鲜明的对比给了我深深的震撼!六旬老母有病却拒绝就医是如此的真实,让我想起了我们家的一位大娘;六旬老父无助的哭泣真让我感到了疼痛,这位老人让我想起了姥爷。并不是说她/他们的命运和我的这位大娘和我姥爷有多相像,而是我感受到了真实,痛彻肮脏的真实。看到无助的农民工春节后离家与家人道别那一幕,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在想,如果这时候有人来我办公室,看到了我的眼泪,如果我回答是因为我们国家人民的苦难,别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人真的是太健忘了,或者说人会选择性的遗忘,忙于奔波当下的生活,谁还会把眼光放在那些让人不愉快的记忆上,谁还会时常的提醒自己应该有一颗怜悯苦难的心呢?虽然我的家乡不似这般贫穷,但我25年的人生里,不是没有见识过贫穷与苦难。书上所读,亲眼所见,可是近几个月以来,我真的是直到看到了这部纪录片才意识到我还有如此这般的记忆存储。在我的家乡,我没有见过真正意义上的苦难。但是读大学的时候,我却有许多这样的经历。在民勤县沙漠周边农村的几日生活,在校区旁边农村的几次探访,见识到了物质上的贫穷,那会也是印象深刻。但后来呢,后来也就忙于升学,忙于自己的事情,除了间或读书的时候能见识到这些苦难而外,其它时间哪还意识这么一个阶层的苦难呢!

我知道有这么一个阶层,但想起他们的时候,我意识不到他们面临的苦难。我假日回家,我小时候的玩伴们现在大都也是过着农民工的生活,平日里外出干活谋生,农忙、春节回家。他们的这种生活我比较熟悉,但是纪录片里站在冬日街头等工作的这种民工生活我所知甚少,我原以为民工都有活干。这种苦难是我不曾想到的,这种谋生的艰难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以为城市里年轻人面对高扬的房价积十年之功也难购一房的苦闷是一种世事维艰,却忽略了最基本的生存之苦难,它如今还真实的存在着。

仇视富人没有什么意义,可是当你看到这些人是如何富起来的时候却总是五味杂陈。片中没有介绍投资公司老板有什么样的家庭背景,但是他与政府高级官员交往密切,显然是其靠山。年轻的广告公司老板革命家庭出身,父亲是天津市干部。普通人买不起房,他就买了六套,这只是他不愿意炫耀的情况下透露出来的数字。我对富人没有意见,可是看见富人的出身与致富途径,总有些心潮难平。

个人的生活要继续,但宽广的视野却也是必须。记住,这个世上还有苦难与艰辛;记住,在你出生的那个国家,这苦难与艰辛正在不断的上演,且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环顾四周,我发现我置身美国,到处绿草茵茵;闭眼思索,苦难萦绕眼前,一派喧嚣与荒凉。这是怎样的梦境呢!

Monday, September 6, 2010

Atomic orbitals

今天看原子结构,电子轨道等知识,从wiki上发现了一个很有用的网页,专门介绍这方面的知识:ATOMIC ORBITALS


我发现一些学科的基础入门知识,比如物理、化学等,我们很有必要看看英文教材,毕竟,这些知识是他们发现的。比如说上面这张关于电子轨道能量图,我以前就未曾听说过。下载了很长时间的费曼物理讲义,好像是该唤醒它了。

Friday, September 3, 2010

我是热潮中的一粒水花

Nature上报道了这么一则消息“Influx of students to US”,今年美国学校招收的中国研究生比去年增加了16%,上年的增长率是17%。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留学大潮了,而我就是今年这大潮中的一粒水花。说来悲哀,因为水花大多数的时候只能随波逐流,长江一浪推一浪,大多数浪花都死在沙滩上。一想起自己是粒水花,不安分的想要对抗传说中的宿命,就不免有种苍白无力的感觉了。

我擦,不能这么小资!什么宿命不宿命的,就是一粒水花也能随着大洋环流周游世界呢,也能随着水圈的循环经历大自然的物理学规律呢。要向罗素老爷子学习,不但要长寿,还得享受生活,悲天悯别人,不自哀自怜。

美国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的负责人说了,中国留学生持续涌入的高潮,不会长久持续下去,因为中国培训学生的能力越来越强。(Nathan Bell, director of research and policy analysis at the CGS, says that such growth from China isn't sustainable, largely because the country is quickly increasing its own training capacity.)

唉,让我说你什么好了Nathan Bell同志,Naive,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不要低估了中国同学们出国的愿望,让你到中国转一圈,体验体验我朝的威武,你就会明白你太naive啦!